中国基因网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新闻 >

又一世界级论文发表!朝阳凯文创校生的科创盛举

在刚刚过去的10月, 朝阳凯文学校12年级的刘乙澎(Leo)同学在学校科学组Edward Gasanoff教授的指导下,参与研究并撰写的关于《蜂毒肽分解线粒体呼吸作用在健康细胞和淋巴母细胞中,从而导致线粒体内膜中非双层结构的形成》科研论文在国际期刊IJMS杂志上发表。

IJMS全称是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着重于分子生物学和分子医学。创刊于2000年,目前由瑞士的MDPI出版社出版发行,该杂志的影响因子今年已达到6.1,是生物化学类期刊中最高级别的存在之一。

这是朝阳凯文学校学生第三次在国际期刊发表研究论文,也是Leo第一篇被国际认可的论文研究。

刘乙澎(Leo),朝阳凯文学校12年级学生。高高瘦瘦的他,身上有着诸多“凯文”标签,比如:创校生、第一届IB学生、第三位在世界期刊发表学术论文的凯文学子……

虽然从这些标签中,我们大体了解到Leo是一位优秀的孩子,但成长的过程并非简单的标签化。我们看不到的是在这些标签的背后,他用将近一年时间的反复失败和实验才得以发表论文,他从梦想学习法医到转轨申请教育学的巨大改变,他在服务活动和项目中的永远积极热情和不计回报的付出。

在朝阳凯文的第五年,Leo的成长早已不是标签叠加那么简单。他在曾经的平凡中突围,在曾经的迷茫中唤醒,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在朝阳凯文,我被赋予了更多可能。

初遇“大神”老师,连话都不敢说

Leo和Edward老师在实验中

论文的发表是喜悦的,然而论文的创作研究过程,却是漫长而艰辛的。

8年级刚刚来朝阳凯文的Leo,用他的话说“对学习没什么兴趣”,每天就是打打游戏,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更别提化学了,很多内容都听不懂,也不敢和Edward老师聊天。

Leo口中的大神Edward Gasanoff,是学校中学部的科学老师。他在前苏联接受教育,后在美国成为研究员和副教授。丰富的研究经验和成果,让他在加入朝阳凯文后,曾先后带领我校中学生在国际期刊上就针对大分子间的相互作用分析(2019年)和新型药物开发的分子间相互作用领域(2019年)发表论文。

那时候的Leo,对Edward老师既崇拜,又畏惧。因为他认为自己学的不好,不知道怎么和Edward老师沟通。但在凯文,用Leo的话说,“老师们都很好,学校也逐渐打开了我的眼界,让我逐渐开始喜欢学习,跟上了其他人学习的脚步,也开始真正的思索自己热爱的是什么”。

去年冬天,Leo在有一次很偶然的和Edward的聊天中,谈论起社会关注度较高的癌症问题,两个人都在想能否用自身所学做些什么。于是师徒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着手研究哪些物质对于癌细胞有抑制作用的研究。最终,经过大量的资料查阅和搜集,在Edward老师指导下,Leo将目标锁定为:蜂毒肽。

“从那以后,我基本就长在实验室了”,Leo笑着分享道,“我们从细胞的购买,到搭建实验环境,再到调配试验试剂、培养细胞材料等,一次一次尝试,一次一次失败,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好在我们成了!”。

险些“难产”的世界级论文

“这期间,Edward老师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在这个过程中,他是一位满分的引导型老师。他不会告诉我实验的每一个步骤应该怎么做,但他会在我的实验器材上贴很多小贴士,提醒我哪里要注意什么误差, 实验数据应该怎么保存才是最完整的等等”,在谈及Edward老师的指导时,Leo分享道。

除了科研方面的指导,最后投稿的时候,Edward老师更是凭借自己的经验力挽狂澜。“给IJMS投稿的时候,杂志社最开始拒绝了我们的文章发表,因为我过去并没有相关的科研成果。但Edward老师并没有放弃,他一遍遍的和杂志社沟通,展示我们详细的实验步骤,给杂志社充分证明了我们的研究和资历,才得以让杂志社重新对我们的文章进行了评估,并最终进行了发表”,谈及Edward老师的指导,Leo满怀感激的分享道,“虽然论文发表是阶段性的成果,但癌细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解决方案。我们研究出蜂毒肽虽然能杀死80%的癌细胞线粒体,但也会误伤其他20%正常的细胞,未来还要继续努力”。

科创是朝阳凯文三大特色课程之一,致力于培养对科学有着极大兴趣并且希望在科学领域发展的学生,Leo便是这些优秀的学生之一。但Leo的优秀,又不仅仅在于他学习了先进的科学知识。因为他将自己的所学,又贡献给了凯文的科创课程。

校园里的小导师,发现焕发生命的美好

Leo在课堂上

在今年中学部的特色课程中,有一门Science Mentoring(科学指导)的选修课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这门课的导师里,Leo的名字赫然在列。

一门由学生引领的辅导课,会是什么样呢?对此,Leo给出了他的答案。

“我们这堂科学辅导课,安排在每周三的下午第七节课,主要是给6-8年级的孩子讲授9年级IGCSE的科学课。目前在讲的是IGCSE物理,我作为导师,不仅要负责给孩子们讲解新的知识,也要对他们在学习中遇到的问题进行讲解。我的科学学得比较扎实,给低年级的同学上课,正好可以帮助他们提前了解IGCSE课程”,Leo解释说,“刚开始上课的时候特别紧张,因为同时间段还有冰球、棒球、视觉艺术、音乐社、电影俱乐部等很多选修课,怕没什么人来。但同学们对于学习的劲头打消了我的担忧,我们班上的学弟学妹们都超级乖。开学到现在已经第九周了,我们已经系统的学习了不少物理知识,现在已经学习到动能和热能了”。

当问及给低年级的孩子们上课是否会遇到困难时,Leo坦言,“当然会有了,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怕冷场,在Farah老师(增益课程总结、中学部物理老师)的指导下,提前自己对着PPT演练了好多遍。在教学的过程中,和学弟学妹们相处也很有趣。比如六年级的孩子,你给他布置作业的时候,就要帮他不断重复同一类型的习题,以巩固他的知识。但8年级同学们就要多安排一些时间让他们进行自主学习。对应不同的年龄段,也要有不同的授课方式”。

这并不是Leo第一次担任“小老师”的职位。在今年暑假,Leo参与到学校IBDP项目中,担任夏令营营地科学教师助教的工作。在学校提供的丰富的CAS活动中,Leo巩固了自己的知识,提升自己的社区服务和实践积累,充分锻炼了凯文品格,更为自己的升学和未来规划了一个巨大转变。

大学申请的转变,将知识不断传承

“最初是想学法医的”,关于未来升学,Leo分享道。

这个高高瘦瘦的、理科成绩突出的男生,让人很容易认为他未来会申请技术型或研究型的理工科专业,但当他绘声绘色的描述起自己当老师的惊喜与兴奋时,他毅然决然的声称,“我现在申请的是教育学”。

“在学校升学指导老师的帮助和规划下,让我明白了很重要的一点。曾经我学习知识、撰写论文,更多是自我突破。我一遍遍的记公式,做实验,是突破现实的问题和困境。但教育恰恰是反过来的,它要做的是唤醒。教育不是固定的,它存在着大量的变量,而我能做的,就是把我所学的知识,不断地传递,这是我的兴趣点,也是可以焕发生命力的美好。

当Leo把自己的升学规划由法医改成教育时,你会发现——在朝阳凯文,他可能真的达到了自己当时选择这里的目的——从在曾经的平凡中突围,在曾经的迷茫中唤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