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因网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新闻 >

长久单身者是婚恋绝缘体吗?珍爱网谈90后婚恋观的前世今生

为应对“七普数据”披露的少子化、生育率低等人口结构性问题,我国从近日开始正式启动三孩生育政策,北京大学教授陆杰华对此表示,放开生育政策要达到预期效果,必须做好配套措施,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纳入一体化考虑,尤其要重视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的教育引导,这对于单身潮来袭的当今社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单身青年情感需求、社交模式偏好都出现了新特征、新变化,基于此,该如何做好婚恋观、家庭观的引导呢?珍爱网情感研究院就单身人群情感定期发布高质量调查报告,坚持从单身青年图鉴中探索解决婚恋问题症结的方法,从而帮助单身青年树立正确婚恋观。

据珍爱网情感研究院最新发布的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有至少2.4亿单身人群,其中90后是单身人群主力。继80后催婚大军步入婚姻殿堂后,90后顺利接棒,但半数以上的90后适婚单身人群却表示,自己已然适应当下单身独居生活,平时也并没有时间感受孤单。“独而不孤”更加符合他们的现状。

一、单身人群孤独吗?

网生代调查报告也显示,成长于互联网高速发展期的90、95后半数以上并没有时间感受孤单,他们白天上班,晚上独居时就开始煲剧、追综艺、打游戏等网络消遣,即便假期宅在家里,生活也被填的满满的,无心社交也没有通过线下社交排遣孤独的需求,一切都可以通过网络解决。这点与珍爱网情感研究院上述所做的调查如出一辙。

孤独是一种,人在特定空间、特定时间的心理感受,因而容易受到群体环境、时间密度等的影响,当个人时间被团体生活填满、支配的时候,往往很难意识到孤独。比如说,一个工作繁忙的人,他感知孤独的神经敏感度要显著低于工作清闲的人。高强度的社会圈社交运动,也会带来私人生活的弱社交、无社交(陌生人社交)的强需求,即网上通常见到的“快乐肥宅”现象。据珍爱网线下红娘老师说,很多来到门店渴望脱单的大龄单身男女,大多表示平时都喜欢宅在家里,前期可能是因为社交圈子比较小,后来则越来越没有动力认识新朋友,慢慢地也就被剩下来了。随着身边朋友陆续结婚,来自社会年龄的孤独感、焦虑感就越来越如影随形。

事实上,在“快乐肥宅”背后,煲剧、观影、聊天、直播、淘宝等网络泛娱乐化方式短时消解着单身独居青年的孤独感,但随着年龄渐长,抱团取暖的单身网络人群逐一离场,社会固有的年龄压力便排山倒海般涌来,一直存在的社会压力也借助网络无限放大。试问,到那时,又该如何面对单身独孤的迷茫,以及解决过去由泛娱乐化消解孤独带来的年龄边缘化压力呢?据珍爱网《2021Q2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72.49%的单身调查者表示,当身边的熟人有了“甜甜的恋爱”,自己是羡慕对方的,并渴望自己也能拥有;只有18.12%的单身调查者表示无所谓。可见,对于绝大多数的单身男女而言,身边人走入恋爱、走入婚姻是会影响他们的单身心态的。

二、谁来为边缘化的年龄买单?

目前,对于已经步入适婚年龄但还仍旧单身的90后来说,一边是外在此起彼伏的催婚信号,一边是内在婚恋方向不明的冷冻态势,其婚恋问题甚至一度在网上发酵为社会层面问题,成为影响家庭结构单元稳定的因素之一。不少父辈网民甚至认为,90后是一个比较任性、自私的群体,他们相对于反复沉闷的台下事业,更热衷于追求聚光灯下的台上事业。

其实有不同的声音不置可否,但是自私论断的社会式嘲弄不应该演化成舆论大众对此社会问题的一边倒式回应,而对90后敢于寻求真我、勇于挣脱传统婚姻的家庭枷锁,大胆追求高质量情感伴侣的身影,视而不见。我们不可否认的一个现实是,90后群体的父母辈大多出生成长于70年代,他们受传统家庭影响,普遍缺少对新时代独立情感的体验,由此导致下一代,也就是90后成年后,在追求高质量情感需求时,并没有从父母那儿获得可供参考的范本,于是他们会花费更多时间去定义、去摸索、去寻找什么是不同于父母辈而又是自己内心向往的高质量情感。

李银河在《论婚姻制度式微》一书中说,现代情感的多变性带来了婚姻的不稳定性,直指现代情感的不稳定性,也反映出现代青年对情感需求的定义随时间不断发生着改变。这是否可视为90后群体对婚姻情感摸索思考的过程表征呢?正是因为追求个体思考,所以随着个体成长,情感的定义和特征也相应发生改变。考虑到受制社会系统性运行下的个人视角偏误,我们暂不探讨婚姻制度这种家庭分工模式未来会发生怎样的改变,我们只讨论90单身青年群体在陷入年龄边缘化的困境背后,有多少情感需求的变化,又有多少内在家庭原因,让他们对婚恋等亲密关系望而止步、谈之回避。

据珍爱网情感研究院相关研究,大多数步入亲密关系存在障碍的单身青年,有半数以上承认自己受到原生家庭影响,对于情感的多变性极度不自信。试问,一个尚不能给予自身情感安全的人又怎么能给予对方情感安全呢?所以他们在面对婚恋情感问题时,往往将自己囚禁在自我认知不足的泥潭,甚至借助互联网世界寻找情感寄托来逃避现实世界情感需求方面的缺失。但自我认知从来不是个体封闭式了解自己的过程,它更需要与外部环境、社会伙伴建立链接、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的媒介也不应该仅仅是依个人偏好而自动进行内容筛选推送的互联网,长久以往,个人网上世界也变得越来越狭窄。建立链接、建立联系的正确通道应该是良好的社会关系,或者是成年后无法逃避的通向个人世界的亲密关系。诚然,互联网的发展带来泛娱乐化社交范畴的边界扩张,但是,泛娱乐化的社交性也进一步催生了更多的社交孤独和单身人群,延缓了对于亲密关系的思考,进一步增加了年龄圈层焦虑。对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断的是,上述社会现象的背后,将是高质量的情感需求与亲密关系处理低能之间的矛盾,导致大部分90后单身青年男女借助泛娱乐化的外衣,等待适婚年龄的宣判。

三、亲密关系该如何自处?

婚恋从结果上来说或许并不是一门必修课,但是从亲密关系修炼的角度来看,她却是青年男女面对自我的成长必修课程,那该如何以亲密关系为触点,修炼情感关系,从而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家庭观呢?

不惧亲密,降低期许,走出情感孤岛。每一个害怕走进亲密关系的人,就像一个对外面世界充满好奇却畏缩在家里的孩子。害怕亲密,无法安放亲密,安放自己。珍爱网情感研究院老师说,面对网络化新型社交关系,青年男女应该要主动去适应泛网络化交友模式,化被动逃避为主动,经营个人网络标签,走出信息化情感孤岛。通过网络找到合适的人,共同修炼亲密关系。同时,要提前思考婚姻家庭问题,不给自己和对方施加婚恋年龄压力。

进入亲密,修正正果,不忘个体界限。刘若英曾在半个人自传中,这样描写她和钟先生的婚姻生活:“两人一起回家,进家门后,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他们在婚后为彼此保留空间。刘若英这样总结亲密,“完美的相处,是窝在爱人怀里孤独。”纪伯伦对此也说,“耳鬓厮磨中,为彼此留出一些空隙。”再亲密的感情,也要尊重对方的生活方式,容许对方的个体差异。婚恋关系的真相从来都不仅仅是三餐四季、岁月静好,而是七荤八素、各自安好。

经营亲密,保留空间,各自依赖成全。关于亲密关系的成长和成全,舒婷曾在《致橡树》中做过详细的描述,她说,“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在亲密关系的经营中,保持独立自我,成全彼此成长,那么亲密关系带来的个体束缚和在婚姻中滋生的牵绊、不安全感将降到最低。

不害怕亲密关系,在亲密关系中不断建构自我,不断成全新的彼此,就能在亲密关系中自处,在婚恋家庭事务中保持清醒。以亲密关系为触点,解锁婚恋相处之道,探索出适合自己的情感模式,建构出属于自己的社会关系,是我们每个人都要修炼的成长之道。

只不过情感修炼之路曲折且漫长,并不会因为进入婚姻家庭而结束,因此,一个成熟且坚定的婚恋观、家庭观导向弥足珍贵。对此,以珍爱网为代表的国内婚恋服务平台,面对“普七”反映下的青年人交友难、结婚难困局,正在积极做好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的教育引导。同时,延伸线上平台恋爱服务周期生态链,囊括从交友相识,到恋爱婚姻,再到感情维系等环节,切实服务好、引导好青年人婚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